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學校新聞 - 職教動態

野性的自然才是最好的課堂

發布人: 管理員   發布時間: 2017/12/12 15:16:41   瀏覽數: 8106

【環球教育評說】

        野性的自然才是最好的課堂

                                                                  作者:周青

  提到野外生存,很多人第一反應是特種部隊,或是電視真人秀節目《荒野求生》裏的場景,這些都離我們的生活非常遙遠,因為伴隨工業化、城市化和社會現代化的進程,絕大多數人已經徹底遠離了野性而危險的自然,成為生活在鋼筋水泥叢林裏安全又脆弱的“溫室動物”。

  英國將16歲以下、把三分之二的空閑時間花在家裏,並且大多數時候坐在電視或電腦屏幕前麵的孩子稱為“溫室動物”。在電子產品和互聯網時代,城市的孩子與山川、森林、溪流和原野天然隔絕,有的甚至畏懼大自然。可是,在溫室中長大的孩子能夠適應這個世界嗎?我們的孩子在擁有廣博知識的同時,能否擁有健康的體魄,強大的內心?美國著名兒童權益倡導者理查德·洛夫在其《林間最後的小孩》一書中提出,“去自然化”的生活、兒童的“自然缺失症”,已經成為全球化時代人類共同的現代病。長期處於“溫室環境”會造成青少年感官的逐漸退化,造成例如注意力紊亂、社交能力缺失和抑鬱等影響身心健康的病態,間接地,它還會損害人的道德、審美和智力成長。

  從上世紀中葉起,旨在重建人與自然聯係、促進青少年全麵發展的野外生存課程在俄羅斯、日本和歐美等教育大國得到重視並推廣,成為中小學和大學教學大綱中不可或缺的內容。實踐證明,將孩子放到可控的、有一定危險的野外環境中,孩子會建立起自己的“危險管理能力”,知道如何去評估潛在風險,知道自己能否應對這種風險帶來的不良後果。將孩子放到一個具有一定困難的環境中,能鍛煉孩子堅強的個性、自立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能錘煉克服困難的品性。孩子遇到了困難首先會想辦法自己解決,如果自己無法解決,會去找同伴尋求幫助,這又鍛煉了孩子的社會交往能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開設野外生存課程就是回歸教育的原生態,在大自然“沒有天花板或牆壁”的教室探索求知,青少年將同時獲取身體上和心靈上的雙重力量。

  在我國,針對青少年的野外生存生活訓練目前尚處於起步階段,將其作為體育課程的拓展也隻局限於部分高校。如何因勢利導、因地製宜地在我國逐步推進該課程值得思考。首先,爭取家長支持與獲得廣泛的社會基礎是開設野外生存課程的先決條件。近年來,許多青少年的亞健康狀態和心理問題開始讓家長們意識到“圈養”的危害,希望孩子在生機無限的大自然中獲取養分和力量。這一需求使課程的開設有了保障和支撐,相應地,就需要廣大教育工作者加大宣傳力度,讓家長了解課程本身以及對學生增強體能、獲取知識、鍛煉意誌品質等具有的重要作用,積極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從而凝聚更廣泛的支持力量。

  其次,將安全問題放在首位,確保訓練過程安全可控是實現野外生存課程可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由於野外是一個陌生的生態環境,各種安全事故成為影響課程順利進行的主要障礙。隻有切實加強課程安全管理,重視對學生安全意識的培養和安全知識的教育,做好各類風險應對預案,並建立高效的緊急救援係統,才能將不安全或不確定因素降到最小,打消各方麵的顧慮,實現課程的良性發展。

 另外,借助社會力量、用好多方資源是探索建立適應國情的課程模式的有效途徑。野外生存課程對教師的要求很高,即使是體育教師,在沒有經過正規培訓的情況下也難以勝任工作,而國內中小學一線教師的精力和經驗都很有限,這就使新課標在具體教學中的落實陷入尷尬境地,相關要求也極可能變為一紙空談。如今社會對野外運動和素質拓展訓練投入了大量財力物力,既為野外生存課程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同時也奠定了良好的物質基礎。不僅有專門的培訓機構進行專業指導,更有許多商業投資的戶外場地設施,一經改造即可轉化為專門的野外生存實驗訓練基地,充分利用好這些人力物力資源,或可加快推進國內相關課程開設的進程。

《光明日報》( 2017年1206日)

湯泉校區 地址:惠州市湯泉金泉路300號 電話:0752-2821205 
西湖校區 地址:惠州惠城區豐山一路四號 電話:0752-2180606
版權所有@ 万博max手机客户端下载  粵ICP備15064672號  工信部   技術支持:易隆軟件
 
西湖校區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湯泉校區
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
西湖校區
07522180608
湯泉 校區
07522821205